Monday, June 17, 2024

17 Jun 2024 - 由逆轉勝韓劇《背著善宰跑》說起 (信報「財智博立」專欄)

韓劇近年藉著NetflixDisney+等平台更上一層樓,滲透力蔓延全球,看Netflix(NFLX)每週公布的全球非英語劇集Top 10經常被韓劇佔據,便可知其影響力。在商言商,平台亦會投資在劇集製作上,提升質素以達相輔相成的雙贏局面。今年3月開播的《淚之女王》台前幕後星光熠熠,場景美輪美奐,亦有德國外景,有傳製作成本高達3億港元,結果收視爆燈,大結局飆至24.85%,成為tvN有線電視台歷來收視率第一韓劇,Netflix每週全球非英語劇集更長據三甲。 

不過,製作影視作品就如成立初創企業般是一個高風險行業,從來沒有長期必勝方程式,不是製作成本高,有一線演員演出,靚人靚景,特技目不暇給,便會保證有高票房高收視,只消看看Disney(DIS)近年不少製作成本過億美元的電影如《Marvel隊長2》票房慘淡引致虧損嚴重,旗下Pixar以前每逢推出電影票房必爆,故事亦引發高話題性,到近年作品食老本兼票房失收,可見一斑。因此,近日四無韓劇《背著善宰跑》影響力席捲全球,便成為一個值得探討的現象。 

為什麼說《背著善宰跑》是四無劇集?此劇沒有一線演員、沒有龐大製作費、沒有廣告置入(即是事前廣告商也沒興趣贊助)、沒有理想播影時間,因為跟近期收視公式作品風格相差甚遠,開播前並不被tvN(即是播放《淚之女王》的同一間)看好,自然宣傳支出也不高。結果首兩集收視低開3%,但這兩集的口碑、女主角具感染力演技、男主角討好顏值、令人意想不到的雙向救贖雙向暗戀的破格穿越劇情,卻成為逆轉勝的開端,加上觀眾心底裡的鋤強扶弱心態,劇集評論及新聞在社交媒體大爆發。若以傳統收視衡量,雖然第16集大結局高收5.76%,亦不算是理想水平,相對《淚之女王》更明顯地低,但人氣及話題度卻近乎平起平坐,性價比非常高,引證傳統收視計算方法仍有參考價值,但卻不代表一切。和tvN同屬CJ ENM旗下的南韓網上串流媒體TVING於《背著善宰跑》大結局那天,總收視時間首次擊敗長期冠軍Netflix,開創行業歷史;專為全球提供亞洲內容的美國串流平台Rakuten Viki,劇集開播後在133個國家成為榜首電視劇;南韓good data話題性排行榜以持續壓倒性的數值拋離同期傳統收視更高劇集。不只於此,由非歌星的男主角演唱的插曲《陣雨Sudden Shower》,配合為女主角而寫此歌的劇情,至今最高成為韓國音源排行榜「melon」三甲,勝過很多專業歌手,更打入美國「Billboard Global 200」榜單,最新排名167位,不可謂不誇張!


放在投資上,若果我們可以發掘到如《背著善宰跑》般性價比高的黑馬,回報定必非常可觀,但現今資訊公開兼發達,其實又談何容易,需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才可成功,不然私募基金又何需「仙女散花」般分散投資。何況若果我們只聚焦發掘黑馬,反而會錯過一些如Microsoft(MSFT)般人所共知、長期回報理想的投資機會。其實無論任何影視作品,成功的靈魂還是看劇本,正正因為香港娛樂圈不重視編劇這行業,因此逐漸失去了亞洲的領導地位。放在投資上,公司的基本因素其實等同於劇本,損益表現、資產負債狀況、營運現金流、自由現金流、資金分配等便是公司的靈魂,若果不重視這些,只看技術分析、股權變動等,長期投資表現便會事倍功半。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Disney(DIS)Microsoft(MSFT)Netflix(NFLX),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Thursday, June 06, 2024

6 Jun 2024 - 台積電及Nvidia的莊閒論

台積電(TSM)昨天於美股升6.9%至收市新高$162.92,市場預期今年市盈率26.3倍。市場預測由2022至2025年,每股盈利平均每年複式增長21%,不過可能還未反映公司一個優勢。 上週三在(26/5)在此Blog已提到台積電在先進制程(7納米以下)芯片有着「供不應求」的優勢,內容按此重溫。 本週初出街的Finance 730訪問,主題是投資在「供不應求」,下集主角是台積電,提出其在生成式AI的優勢更勝Nvidia(NVDA)可按此按此重溫 這兩天,台積電新任董事長魏哲家喊話先進制程要加價,這便是「供不應求」下存在的好處。接著,連現在「萬人景仰」的Nvidia執行長黃仁勳也和應,強調台積電不只生產芯片,還處理非常多包括封裝等的供應鏈問題,認同目前報價太低,會支持台積電在芯片代工及CoWoS封裝漲價。莊閒已分,台積電才是造王者。


想想一個情況,各大科企的LLM其實可以唔用Nvidia GPU做Training/Inference,改用AMD或者自家ASIC(若果有),效率可能差啲,但仍可完事。可是,若果冇咗台積電嘅先進制程代工,不要忘記還有黃仁勳提到包括封裝等的供應鏈,大部分芯片代工都要返回7納米年代,即係中芯都可以做到代工,咁生成式AI(GenAI)發展會行慢幾多,仲有冇特別價值?
至於有冇情況係莊閒都殺?當然係檔口被冚,大家開始發覺GenAI中短期再沒戲唱,各大科技減緩投資,不時會見到有這類分析,不過此時此刻仍是,大家還是摸着石頭過河,who knows?不過,這個風險仍需記在心中!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Nvidia(NVDA)及台積電(TSM),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Monday, June 03, 2024

3 Jun 2024 - 股價漲至兩年高位的泡泡瑪特,已非吳下阿蒙?

泡泡瑪特(9992)今天收報$38.9,股價差不多近兩年新高,不過離2021年2月歷史高位$105還有一大段距離,當時剛上市不久,加上投資氣氛高漲,市盈率是不正常的140倍。

市場預期今年每股盈利(EPS)$1.25,現價計即預期市盈率(PE)31倍。市場預期未來兩年EPS平均每年複式增長23%,2026年EPS為$1.88,要兩年內重返歷史高位$105,即PE需達56倍,機會率應該不太大。 另一個角度看,如果以30倍PE 作估值,2026年EPS需達$3.5,才可成就$105股價,即未來兩年EPS平均每年複式增長67%,還是忘記吧! 不過,市場現時預測的盈利增長是有機會超標完成的,30倍的PE估值也可以擔當得起,至於估值還有否上升空間就不易說。至少公司公佈今年首季業績,收入按年升40至45%,當中國內收入按年升20至25%,港澳台及海外收入按年升245至250%,非常亮眼! 大家若果有行街,會發現銷售盲盒Figure的店舖越來越多,供應增加本非好事,但泡泡瑪特的特點是大部份賣的Figure角色都是自創IP,這方面應該是明顯拋離對手,其他大多在賣知名IP的Figure,供應再多也沒關係。 我經常經過尖沙咀K11的POPMART,很多時都堆滿人,我懷疑係全商場銷售額最高店舖,不少人更大袋大袋買走,亦見過有人未開門已放定幾個大喼喺門口等掃貨,可能有限量版買返國內有市場。

今年去上海,南京路有間超大旗艦店,裡面亦是堆滿了人。POPMART店舖已遍佈全球,去年去巴黎,專程走訪其分店,位處一個社區商場旁邊地舖,當時為非假日下午4:30,商場人流不算多,但POPMART內亦有不少當地顧客,三四個人正排隊買心頭好。公司產品的受歡迎程度,實在不可忽視!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沒有持有上述股票

3 Jun 2024 - 生成式AI價值鏈的關鍵公司 (信報「財智博立」專欄)

若要投資在生成式AI(GenAI)相關公司,相信很多人會即時想起Nvidia(NVDA),每次其公佈業績,市場都會屏息以待,因為好壞將影響整條GenAI生態鏈的投資價值,觸動相關股票變動。NvidiaGPU因為效能仍明顯勝過競爭對手,依然供不應求,於GenAI仍在高速發展下,Nvidia今年度的銷售持續火熱,還是機會率較高的事,不過下年度會如何?業務風險何在? 

Nvidia提供予超大規模數據中心以作GenAI訓練及推論的高階GPU,超過一半的客戶是大型科技企業Alphabet(GOOG)Amazon(AMZN)Microsoft(MSFT)Meta(META)等,若果這些投入巨額資本開支的公司發現回報未如理想而放緩投資,會是對Nvidia業績增長的最大風險。另外,雖然其主要競爭對手如AMD(AMD)的高階GPU發展似乎仍未能追上,但大型科技企業為了減少對Nvidia的倚賴而致力自研專程作GenAI相關運算的ASIC芯片,若果發展比預期快,對Nvidia業績當然亦會有影響。事實上,Google在這方面發展得最快,現時大部份GenAI訓練及推論皆用上自家TPU芯片,AmazonAWS雲端服務亦緊隨其後,其他公司也在亦步亦趨。 

不過,無論是NvidiaAMD的高階GPU,又或大型科技企業的自家ASIC芯片佔有率較高,背後還是有一間公司會成為贏家,因為所需要低於7納米的先進制程芯片代工,仍得找上台積電(TSM)幫手。在7納米以下先進制程芯片代工行業,Intel(INTC)近年致力想追上寡頭壟斷的台積電(TSM)Samsung,但似乎有點無能為力,未成氣候,而Samsung本身亦有被台積電甩掉之勢。Samsung當然不肯認輸,提到2025年前導入生產2納米芯片,與台積電計劃量產2納米芯片的時間相當,並將在2027年比台積電更早量產1.4納米芯片,力圖彎道超車。 

不過,根據大型科技企業的公佈,最新產品的生意還得找上台積電:Nvidia於今年稍後生產的Blackwell架構GPU配備2080億個電晶體,會採用台積電4納米製程技術打造;而Google將推出的Trillium第六代TPU自研芯片,亦會採用台積電34納米製程製造。就算GenAI發展有所緩和,很多高階電子產品也是用家,好像Apple(AAPL)最近推出的AI處理器M3M4,皆採用台積電3納米制程技術製造。台積電的先進制程芯片代工服務會持續供不應求,業績增長的樽頸便在於產能。 

台積電於523日舉行年度技術論壇台灣場次,兩大資深副總暨副共同營運長侯永清及張曉強指出,AI加速器需求年增2.5倍,2030年全球半導體產值上看1兆美元,台積電將成最大受惠者;台積電2納米進展相當順利,2025年下半年進入量產,2026年再推出A16,正式跨入埃米(即十分一納米)時代。台積電其一最先進的芯片製造廠廠長黃遠國亦指出,今年3納米產能規劃較去年增長3倍,依舊供不應求,相較前兩年以平均五個廠的速度擴充,今年會增至建七個廠,包含三座芯片廠、兩座封裝廠及海外兩個廠均同時進行。根據台積電最新公佈2024年首季業績,7納米以下先進製程芯片出貨量佔比為46%,比去年同期的31%明顯上升。 

投資其實可以很簡單,投資在供不應求行業的公司,自然事半供倍。雖然看似簡單,但衡量行業是否存在供不應求,及相關公司的估值合理性,便成為勝負的關鍵。還有風險考量,投資台積電的風險包括台海戰爭,不過若果真的發生,台積電及光刻機生產商ASML(ASML)最近提到可以遙控停機,即全球大部份GenAI產業鏈將處停頓。若果認為這個風險很大,其實現在也不好投資在整條GenAI價值鏈上,甚至投資在股市上。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Alphabet(GOOG)Amazon(AMZN)Apple(AAPL)Microsoft(MSFT)Meta(META)Nvidia(NVDA)及台積電(TSM),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Sunday, June 02, 2024

2 Jun 2024 - 「18美元巨無霸餐」下的McDonald

McDonald(MCD)的「18美元巨無霸餐」自社交媒體至社會上引起哄動已經有一段時間,低價快餐店還存在嗎?

(圖片源自Sam Learner’s X)
   分析員一直質疑,於食材及薪金通脹下,快餐不斷加價,零食不斷加價,美國消費者何時會承受不住? 加上業績不似預期,包括阿拉伯地區生意受以巴戰爭負面影響,MCD股價今年已逆市下跌13%。 5月最後一天,MCD終於作出較實質的回應:首先,18美元巨無霸餐只是13,700間分店其中一間的售價; 另外,巨無霸餐售價並沒有傳聞中於過去五年升了一倍,平均售價只是由7.29美元升27%至9.29美元,單個巨無霸更只上升21%,相同期間食品通脹及非管理層員工薪金升幅達28%。
(圖片源自Yahoo!Finance)
香港的巨無霸餐現售47港月,約6美元,大家知道美國情況後,會否即刻覺得好抵食?

(圖片源自香港麥當勞App)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沒有持有上述股票

Thursday, May 30, 2024

30 May 2024 - 不可忽視的生成式AI專用芯片(ASIC)市場

若要投資在生成式AI(GenAI)相關公司,相信很多人會即時想起Nvidia(NVDA),每次其公佈業績,市場都會屏息以待,因為好壞將影響整條GenAI生態鏈的投資價值,觸動相關股票變動。 Nvidia的GPU因為效能明顯勝過競爭對手,依然供不應求,於GenAI仍在高速發展下,Nvidia今年度的銷售持續火熱,還是機會率較高的事,不過下年度會如何? Nvidia提供予超大規模數據中心以作GenAI訓練及推論的高階GPU,超過一半的客戶是大型科技企業如Amazon、GOOG、Microsoft及Meta等,若果這些投入巨額資本開支的公司發現回報未如理想而放緩投資,會是對Nvidia業績增長的最大風險。 另外,雖然其主要競爭對手如AMD(AMD)的高階GPU發展似乎仍未能追上,但大型科技企業為了減少對Nvidia的倚賴而致力自研專程作GenAI相關運算的ASIC芯片(AS即Application Specific),若果發展比預期快,對Nvidia業績當然亦會有影響。事實上,Google在這方面發展得最快,現時大部份GenAI訓練及推論皆用上自家TPU芯片,Amazon的AWS雲端服務亦緊隨其後,其他公司也在亦步亦趨。

(圖片源自Morgan Stanley報告)
   參考Morgan Stanley的最新預測,ASIC在GenAI用芯片中的佔比未來數年將越來越高,令Nvidia的GenAI用GPU生意增長有所緩和。
(圖片源自Morgan Stanley報告)
大型科技企業於研發ASIC芯片上皆有技術夥伴,此行業中以Braodcom(AVGO)為首,已經和Google及Meta等合作,傳聞將有第三個大企客戶。這個市場上,市佔率較高的還有Marvell(MRVL)及台灣世芯-KY(Alchip)。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Alphabet(GOOG)、Amazon(AMZN)、Apple(AAPL)、Microsoft(MSFT)、Meta(META)、Nvidia(NVDA)及台積電(TSM),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Sunday, May 26, 2024

26 May 2024 - 台積電先進製程芯片供不應求下,產能決定業績表現

在7nm以下先進製程芯片代工(Foundry)行業,Intel(INTC)近年致力想追上寡頭壟斷的台積電(TSM)及Samsung,但似乎有點無能為力,未成氣候,而Samsung亦有被台積電甩掉之勢。

Samsung當然不肯認輸,提到2025年前導入生產2納米芯片,與台積電計劃量產2納米芯片的時間相當,並將在2027年比台積電更早量產1.4納米芯片,力圖彎道超車。

(圖片源自台灣經濟日報)
不過,根據主要先進製程芯片用家公佈,最新產品的生意還是找上台積電:Nvidia(NVDA)的Blackwell架構GPU配備2080億個電晶體,採用台積電4納米製程技術打造;Apple(AAPL)最近推出的AI處理器M3及M4,皆採用台積電3納米製程技術製造;Google將推出的Trillium第六代TPU自研芯片,亦會採台積電3至4納米製程製造。
於生成式AI高速發展下,台積電的先進製程芯片代工服務會持續供不應求,業績增長的樽頸便在於產能。
台積電於5月23日舉行年度技術論壇台灣場次,兩大資深副總暨副共同營運長侯永清及張曉強指出,AI加速器需求年增2.5倍,2030年全球半導體產值上看1兆美元,台積電將成最大受惠者;台積2nm進展相當順利,2025年下半年進入量產,2026年再推出A16,正式跨入埃米(即十分一納米)時代」
台積電其一最先進的芯片製造廠廠長黃遠國亦指出,今年3納米產能規劃較去年增長3倍,依舊供不應求,相較前兩年以平均五個廠的速度擴充,今年會增至建七個廠,包含三座芯片廠、兩座封裝廠及海外兩個廠均同時進行。

(圖片源自台灣工商時報)
台積電於2023年啟動CoWoS封裝大擴產計畫,近日業內傳出再發動新一波追單,2024年底每月產能有機會比公司目標倍增,比市場預估的3.5萬片進一步拉高至4萬片以上,2025年亦將持續擴增。
根據台積電最新公佈2024年首季業績,7納米以下先進製程芯片出貨量佔比為46%,比去年同期的31%明顯上升。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Apple(AAPL)、Nvidia(NVDA)及台積電(TSM),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Saturday, May 25, 2024

25 May 2024 - 論奢侈品股票:貧富懸殊中的貧富懸殊

全球貧富懸殊情況越加嚴重,相信大家都知道,亦造成「某些」奢侈品品牌於經濟非很理想下,銷售增長依舊理想,還持續在加價!

留意只是「某些」奢侈品品牌受惠,因為奢侈品品牌也出現貧富懸殊,只有最高端品牌的目標顧客差不多在任何經濟狀況下都不受影響!
這些最高端奢侈品品牌,特性是其貨品大多「供不應求」,出現有價有市的炒價,或排好耐隊先買到,當中包括大家熟悉的Hermès、Chanel、Ferrari、Rolex、Patek Philippe、Audemars Piguet,而公司上市的只有Hermès (RMS.PA)及Ferrari(RACE)。
RMS.PA及RACE股價在上市奢侈品品牌公司中持續強勢,估值上亦溢價高企,現價預期今年市盈率近50倍,而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團LVMH(MC.PA)雖然擁有LV、Dior等最高端品牌,但旗下數十個品牌橫跨中高檔,效果被沖淡,估值自然有所不及,現價預期今年市盈率約24倍。

(圖片源自WSJ)
全球第三大市值奢侈品集團Kering(KER.PA) 今年較早時公布旗下主要品牌Gucci銷售大幅倒退,其他品牌亦乏善足陳,正面對品牌危機!
奢侈品品牌從高峰下滑,重塑翻新的機會當然有,但過往成功的機率其實不高,最要命的是若果管理層為追求短期業績及清理存貨,而將更多貨品放在Outlets特價出售,有可能令品牌地位萬刦不復,尤其當源自Outlets的收入及盈利佔比越來越高時,管理層此時將更難取捨!

(圖片源自WSJ)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授權/基金客户持有Ferrari(RACE),並會按不同股票的風險因素配置在不同產品上

Monday, May 20, 2024

20 May 2024 - 從GE殞落看多元化的兩面性 (信報「財智博立」專欄)

上月初,General Electric將旗下能源業務分拆上市,公司名稱為GE Vernova (GEV),加上2022年尾分拆GE HealthCare(GEHC)上市,現時主要剩下GE Aerospace的航空業務,上市公司仍稱為General Electric(GE),雖然暫未轉名,但其實已經名傳實亡,曾風光多時的一代傳奇企業落得如斯下場,令人不勝唏噓。 

不過看General ElectricGE HealthCare過去年多的股價表現,分拆似乎是對股東最正面的做法,因為可以令管理層聚焦於各自的核心業務,提升專業化和運營效率,靈活地應對市場變化和機遇,根據自身的需求和市場情況進行戰略調整、資本重組和技術創新。另外,亦可提高透明度,有助於投資者更清晰了解業務的財務狀況及運營表現,可以更準確地評估每個業務的價值,從而令市場估值提升。 

還記得我剛剛投資股票的1990年代,General Electric可謂是最風光時期,為美國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其行政總裁Jack Welch是商業管理界的風雲人物,當時有數項功績令人津津樂道,包括推行Six Sigma成為公司核心管理文化,透過確定及消除引起殘疵的流程以提高產品品質;將以製造業為核心的公司發展成為多元化企業,進入了許多包括金融服務、媒體等不同行業,並透過收購企業及賣出現有業務,令每個業務都可以在行業中名列前矛,規模上非冠即亞;每年考核將各部門評分最低一成的員工裁走,保持營運競爭力。於Jack Welch執政期間,公司盈利每年皆穩定地以10多個百分比成長,當公司如日方中時,其管理策略自然成為商業界的寶典,鮮受批評。 

Jack Welch2001年退休,公司股價到達歷史頂峰,其後卻無以為繼,至今比較仍大幅下跌,最簡單當然可歸因於其繼任人水平難及,不過公司於二十年後落得被分拆結局,不少分析卻將矛頭指向這位傳奇商業管理人上。先前提到,Jack WelchGE變得多元化,但業務多樣性使得公司變得過於複雜,管理成本上升,並難以有效協調。雖然在他管治期間,公司盈利持續穩步上揚,但其強調短期財務績效的做法,當中包括採取財務工程手段以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但在某程度上犧牲了長期的可持續發展,並在金融危機中暴露出風險。GE Capital可謂Jack Welch時期的重要增長引擎,但其高槓桿和風險投資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成為公司的巨大負擔,導致公司財務狀況惡化,並需要進行大規模的重組,元氣大傷,負債高企,蹉跎十多年歲月後,最終還是以分拆自救,由多元化回歸專注。 

當公司專注做好一個業務,不少管理層會思考業務多元化是否未來發展的策略,回顧歷史上亦有不少成功及失敗例子,不過管理層首先要問,自己是否有能力去駕馭多元化後的情境,因為時間有限下,未能再如以往般事事親力親為,需要下放權力,而這方面需要不同能力,首先為新業務選擇的管理班子是否到位?自己又有否管治他們的能力?「From Good to Great」為經典管理參考書,提到由「好公司」進化成「偉大公司」的機率其實很低,當中提到「偉大公司」的管理層其實不如大家想像般高調行事,反而多是默默工作專注做好公司業務;另外亦提到「First Who, Then What」,即是先招攬適當人才到公司,才去決定應該怎樣發展業務,因為若果大家理念根本不同,很難同心發展好新業務。其實大家傾完後,發現繼續聚焦發展本業才是將各人能力發揮極致的最理想方案,又何需為多元化而多元化!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沒有持有上述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