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活動

[網上投資課程] 每月精選增長股分享課程 (紅猴 x Larry) (10月7日)

日期: 2020 年 10 月 7 日 ( 星期三 ) 時間: 7:00pm–9:30pm 費用: $600 (若需獲2.5小時證監持續進修學分(CPT)證書,加$18) 導師:紅猴 (Michael Kan) 及 Larry Hung 形式:網上授課 ( 可即場看,或兩...

Saturday, August 29, 2020

29 Aug 2020 - 由微創醫療(853)談到應有投資態度

微創醫療(853)本週四收市後公布今年中期業績,收入按年跌22%,主要受新冠肺炎影響,加上50%以上收入源自海外,這個跌幅可接受。純虧約6,500萬美元,盈警幅度,只看盈利水平便不會投資此股,若大家仍糾結此點,請即時沽出,因為這其實是投機行為。研發成本按年升7%,研發成本佔收入由去年同期17%升至24%,同業這個比率平均8至10%,此也是做成公司盈利水平一直不理想原因,但現在卻是中長線投資此股的支持點,最重要是公司研發產品一直有水準及具競爭性。

醫療器械行業在中國面對的最大不確定性是集中採購政策,現時仍在不同省份試行階段,造成一定的混亂。我們假設醫療器械集採會行醫藥之路,仿製藥不行,創新藥抬頭,醫療器械產品創新可免於走進集採的死胡同,微創醫療可藉研發突圍而出。 

集採的目標是令市民負擔得起醫療所需,減低政府醫保支出,盡量降低中間環節費用,順道扶持國產替代進口,但後者需時間孕育,最終得益者需捱過前者帶來的中短期負面影響,國產行業龍頭可以規模效益壓低成本,若有資金融資能力的更事半功倍,微創醫療屬此類公司 

我們看好至少於未來數年有不錯增長空間的優質公司,並多次強調不懂預測股價的短期走勢,亦提過再好的優質增長股,股價也不會只升不跌,在中長期上升途中,也會遇到不只一次的大幅調整。

微創醫療並非物管股般易看易明,後者收入及盈利在逐步提升,只欠大家信不信其持續成長故事,因此在市場資金信與不信的博奕下,前者股價中短期波幅可以很大。

投資者若未具足夠信念,應該自己做多些功課,看看可否增強自己信念,若還是不足夠去中長期持有,可選擇沽出;若有信念但因股價中短期波幅太大而承受不了,可選擇減低比重至可承受水平,這也顯示對公司的信念程度。

 我們樂於分享優質增長股,但時間有限下,我們或無法經常分享對每間曾分享公司的最新看法。而我們也清楚最需要負責任的對象,是將投資組合授權給我們管理的客戶,時間必定是優先處理他們的投資組合,這亦很公道,希望大家明白!  

另外,若要了解公司最新業績及發展,可看看下面其微信公眾號的摘要。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微創醫療(853)










 

Friday, August 28, 2020

27 Aug 2020 - 記於愛康醫療(1789)業績會後

愛康醫療(1789)於本週一公布中期業績,收入按年升9%,毛利按年升10%,純利按年升26%;純利率明顯提升,主因銷售開支佔收入由去年同期的19.3%降至13.1%。 

春立醫療(1858)於上週四公布中期業績,收入按年升9%,毛利按年升13%,和愛康醫療情況相約;純利按年只升7%,純利率微跌,情況差於愛康醫療,當中銷售開支佔收入由去年同期的25.4%升至25.7%。 此比率表面微升,但相對於愛康同期的大跌,並不相配。

春立於今年上半年,管理層公司銷售人員增加100多人,並且在新冠肺炎疫情嚴重時,舉辦了多場直播宣傳。愛康業績則提到在新冠肺炎影響下,市場活動費用及差旅費等相關費用相應減少。若果兩間公司都在說真話,而兩間公司的上半年收入按年升幅皆為9%下,似乎春立要用更大力度才做到相同效果,代表其產品的競爭力較差。

另一方面,春立的髖關節中標福建市場,約定採購總量為該省2019年採購總量的70%,有效期為一年,平均降價65%。今年中,膝關節中標江蘇市場,約定採購總量為該省2019年採購總量的70%,有效期為兩年,平均降價80%,而公司管理層於去週五上午電話會議中表示,該降幅並未低於出廠價,大幅提振了當天的股價,可見市場比較關心。

不過,本週一愛康業績卻提供了另一個角度。有了愛康業績的比較,我們認為春立管理層預視了集採的競爭加劇(結果年中江蘇集採的降價幅度加大),因此加大銷售相關投資,發展直銷醫院模式以保毛利率,出廠價不跌,但銷售支出增加,最終也會影響純利率。

至於出廠價是否真的可以不跌?愛康在本週二電話會議中表示,其去年髖關節中標江蘇市場,有效期為一年,平均出廠價下跌10%,不過量增足以抵償。轉一個角度,我們也可以認為愛康產品的競爭力較差。不過,於究竟信那方的關鍵時刻,我們跟進這兩間公司一段時間,認為春立相對是較樂觀及透明度較低的一方。

我們和也有跟進此板塊的同業於兩間公司業績公布收交流,認為集採風險比先前估計高,就此也相應調低了兩間公司明年的估值,春立現價相對上水位較低,不過又未至於即時選擇沽出不投資。

我們一直強調不估算股價的短期走勢,也不會因股價下跌而沽出股票,但股價持續弱勢下,我們也會尊重市場,審視最新情況會否影響我們對公司的信念,而業績公布會是一個好場合。若沒有影響的話,我們反而會考慮加注;若變成失去信念,我們會即時沽出;若信念減少,我們會待有組合調整或風險管理的需要時才去處理。因為近日的一些機會及部署,我們昨天便因第三個原因而沽出春立醫療,但仍會放進監察名單,持續觀察。

我們此次的決定也可能是錯的,就如先前以同一理由沽出的持股般,有些股價其後也走得不錯,但我們是管理一個投資組合,考量整個投資組合的平衡及風險,也是非常重要。每個投資者皆有自己的考量,怎去行動需根據自己的情況作決定,可參考其他人的意見及行動,但最終買賣決定還是屬於自己的。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愛康醫療(1789)

Friday, August 21, 2020

21 Aug 2020 - 春立醫療(1858)業績及投資者電話會議摘要

春立醫療(1858)昨天收市後公布今年上半年業績,收入按年升9%,毛利按年升13%,純利按年升7%,這組業績相對以往的高增長,確實是非常之低。不過,今天股價開市初段升幅在5%徘徊,可見市場已有心理準備,甚至有預期收入倒退及虧損。今年首季,中國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很大,醫院內的非緊急手術延期進行,是大家可以預期的情況,假設今年首季收入按年下跌50% (假設可能比真實情況更理想),以上半年能做出現在的成績,第二季收入的按年增長需要有70%,因此若果以這個角度看,已非常不錯。康德萊醫械(1501)於本週二公布上半年業績,撇除生產口罩的收入,心血管介入器械收入按年跌5%,試想想心血管手術應該比關節置換手術的緊急性更大,這樣更能反映春立上半年業績的可貴。

春立股價今天整天升幅達18%(下圖為今天股價走勢,源自港股360),主要升幅在下午3:00後,公司今天下午2:30開始和投資者進行電話會議講解業績,當中應該滲出了一些重要的訊息,我們很高興今天拜托中原博立新同事參與其中!

 管理層提到今年首季業績受到很大影響,不過未有確實數字,第二季業務逐漸復常,現在已回復正常情況。公司本為今年訂下收入全年升50%的目標,管理層認為下半年可以做到,全年收入按年增長可以超過30%。上半年的存款周轉天數及應收帳周轉天數升幅比較明顯,源於疫情下生意比預期差,醫院在也延遲了交款,大醫院回款幅度亦較慢。產品銷售佔比方面,髖關節及膝關節分別為65%35%,而未來增長主要靠膝關節銷售。

 不過,市場資金關注的似乎是帶量採購(集中採購),自上月江蘇省人工膝關節集中採購結果公布(可按此重溫先前分析),愛康醫療(1789)及春立醫療股價便呈弱勢,管理層今天對集採回應篇幅不少,相信因此令市場釋除不少疑慮。   

- 江蘇省銷售佔比本來不高,只有一個產品在集採範圍,管理層目前看來不會影響出廠價格, 因為性價比較高;招標那個量產能已有安排設備基本有彈性以應對市場需求

- 如果集採利潤壓縮變化不大,會繼續經銷商運行,不然會向醫院直銷,第一季度已增加了銷售人員及和醫生溝通的視像通訊設備;如果是直銷模式,回款更快

- 降價是大趨勢,但也取決於產品競爭力,管理層對產品非常有信心

另外,衛健委於8至11月進行全行業調查醫療貪污腐敗,管理層認為對集團影響不大。我們相信調查會對市場資金有心理影響,大家可留意發展。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愛康醫療(1789)及春立醫療(1858)

Tuesday, August 11, 2020

11 Aug 2020 - 歐康維視(1477)商業模式的利弊 (信報「財智博立」專欄)

藥明康德(2359)於香港及中國兩地上市,市值已達2800億港元,成為恒指成份股,只是時間問題。集團為中國主要的藥物研發外包機構(CRO),主要業務為提供一系列研發及生產服務,包括發現、研發及生產小分子藥物、細胞療法及基因療法,以及提供醫療器械測試服務,公司通過在新藥研發早期階段以專業知識為客戶賦能,在研發、臨床及製藥階段,則提供從「跟隨專案發展」到「跟隨藥物分子發展」的服務,進而在產品後期開發及商業化階段獲得更多的業務機會。

CRO業務,我們在公司年報可發現藥明康德投資了不少公司,包括於香港上市的錦欣生殖(1951)及華領醫藥(2552),集團希望建立一個醫藥健康生態系統,並進行選擇性投資,主要集中於可推動醫藥健康行業發展的尖端技術、戰略性長期投資及風險投資基金,以進一步接觸到更多生態系統的參與者並保持科學前沿地位。藥明康德所投資的公司,在藥物研發、臨床及製藥階段於合適情況下也會用上其CRO服務,集團會收取相關費用,可相應減少投資風險,若果所投資公司研發進展順利,也可藉一級市場融資及招股上市時出售股權套利,可算是利用自身優勢而發展出的一個另類投資策略,藉此為股東增值。

歐康維視(1477)是一家中國眼科醫藥平台公司,致力於識別、開發和商業化同類首創或同類最佳的眼科療法,今年7月於香港上市,保薦人是高盛、摩根史丹利及UBS,當天開市價較招股價高出193%,市場反應大大超出預期,收市時升幅仍達152%,市值超過200億港元,不過公司只成立三年,2019年收入只有19萬元人民幣,純虧超過13億元人民幣。歐康維視的大股東是通和毓承(6

藥明康德(2359)於香港及中國兩地上市,市值已達2800億港元,成為恒指成份股,只是時間問題。集團為中國主要的藥物研發外包機構(CRO),主要業務為提供一系列研發及生產服務,包括發現、研發及生產小分子藥物、細胞療法及基因療法,以及提供醫療器械測試服務,公司通過在新藥研發早期階段以專業知識為客戶賦能,在研發、臨床及製藥階段,則提供從「跟隨專案發展」到「跟隨藥物分子發展」的服務,進而在產品後期開發及商業化階段獲得更多的業務機會。

CRO業務,我們在公司年報可發現藥明康德投資了不少公司,包括於香港上市的錦欣生殖(1951)及華領醫藥(2552),集團希望建立一個醫藥健康生態系統,並進行選擇性投資,主要集中於可推動醫藥健康行業發展的尖端技術、戰略性長期投資及風險投資基金,以進一步接觸到更多生態系統的參與者並保持科學前沿地位。藥明康德所投資的公司,在藥物研發、臨床及製藥階段於合適情況下也會用上其CRO服務,集團會收取相關費用,可相應減少投資風險,若果所投資公司研發進展順利,也可藉一級市場融資及招股上市時出售股權套利,可算是利用自身優勢而發展出的一個另類投資策略,藉此為股東增值。

歐康維視(1477)是一家中國眼科醫藥平台公司,致力於識別、開發和商業化同類首創或同類最佳的眼科療法,今年7月於香港上市,保薦人是高盛、摩根史丹利及UBS,當天開市價較招股價高出193%,市場反應大大超出預期,收市時升幅仍達152%,市值超過200億港元,不過公司只成立三年,2019年收入只有19萬元人民幣,純虧超過13億元人民幣。歐康維視的大股東是通和毓承(6 Dimensions Capital),是毓承資本與通和資本於2017年合併而成,而前者成立於2011年,為藥明康德風險投資部門獨立而來。

通和毓承建立歐康維視這間公司,是基於更進取的VIC商業模式,主要元素包括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及研發外包(CRO)。這種商業模式源於美國,而中國先行者正是藥明康德,2011年前後用300萬美元投資由兩個科學家成立的美國公司Callidus Biopharma,此公司藉助藥明康德CRO平台進行研發,實現小批量生產用於動物模型試驗,並於2013年被Amicus1.3億美元收購,藥明康德在資本市場賺錢外,提供CRO服務會收取費用,過程中得到的數據亦可優化本身CRO平台,正正是VIC模式對CRO機構精妙之處。

於歐康維視此個案,2017年才成立孵化團隊,其後招攬日本百年眼科製藥公司參天製藥及瑞士跨國製藥公司愛爾康的管理團隊加盟,引入多項海外的重要眼科藥物管線項目,很快便建立一個集各家大成的眼科藥物平台,吸引了更多的資本投入,三年後更可上市集資近18億港元,大規模建立生產設施。歐康維視此類更進取的VIC模式,可為純資本操作,連在研藥物也是現成引入,沒有開拓藥物的研發者的感情元素,各上市前持份者基本上於上市後已封了蝕本門,可能對公司未來發展的自發推動力相對不大。不過,對於小投資者可算有利有弊,利的是因主要持份者著眼的利益較中短線,會更懂得把握如中國科創板成立的機會,利用資本市場推升股價以集資,小股資者的回報或許會來得更快,是優是劣,一切看上市前持份者的取態,這是一個需要注意的風險。

對我們的投資理念而言,是希望可以和所投資公司一起成長,若要投資一間藥物研發的公司,較傾向注重開拓藥物的研發者在公司的位置,因為他對藥物研發的成功與否及未來的進一步發展最上心。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藥明康德(2359)

Dimensions Capital),是毓承資本與通和資本於2017年合併而成,而前者成立於2011年,為藥明康德風險投資部門獨立而來。

通和毓承建立歐康維視這間公司,是基於更進取的VIC商業模式,主要元素包括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知識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及研發外包(CRO)。這種商業模式源於美國,而中國先行者正是藥明康德,2011年前後用300萬美元投資由兩個科學家成立的美國公司Callidus Biopharma,此公司藉助藥明康德CRO平台進行研發,實現小批量生產用於動物模型試驗,並於2013年被Amicus1.3億美元收購,藥明康德在資本市場賺錢外,提供CRO服務會收取費用,過程中得到的數據亦可優化本身CRO平台,正正是VIC模式對CRO機構精妙之處。

於歐康維視此個案,2017年才成立孵化團隊,其後招攬日本百年眼科製藥公司參天製藥及瑞士跨國製藥公司愛爾康的管理團隊加盟,引入多項海外的重要眼科藥物管線項目,很快便建立一個集各家大成的眼科藥物平台,吸引了更多的資本投入,三年後更可上市集資近18億港元,大規模建立生產設施。歐康維視此類更進取的VIC模式,可為純資本操作,連在研藥物也是現成引入,沒有開拓藥物的研發者的感情元素,各上市前持份者基本上於上市後已封了蝕本門,可能對公司未來發展的自發推動力相對不大。不過,對於小投資者可算有利有弊,利的是因主要持份者著眼的利益較中短線,會更懂得把握如中國科創板成立的機會,利用資本市場推升股價以集資,小股資者的回報或許會來得更快,是優是劣,一切看上市前持份者的取態,這是一個需要注意的風險。

對我們的投資理念而言,是希望可以和所投資公司一起成長,若要投資一間藥物研發的公司,較傾向注重開拓藥物的研發者在公司的位置,因為他對藥物研發的成功與否及未來的進一步發展最上心。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藥明康德(2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