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活動

[網上投資課程] 每月精選增長股分享課程 (紅猴 x Larry) (5月) (可看錄播重溫)

日期: 2020 年 5月26日 ( 星期二)   時間: 7:00pm – 9:00pm   費用: $400   導師:紅猴(Michael Kan)及Larry Hung 形式: 網上授課( 可即場看,或限期時間內無限次重溫 )   (下次7月7日的課程將上調收...

Sunday, May 31, 2020

31 May 2020 - 談談醫療器械最新集中帶量採購(集採)的徵求意見稿

浙江省藥械採購中心於上週一(525)擬訂「浙江省公立醫療機構部分醫用耗材帶量採購文件(徵求意見稿)」,留意這是徵求意見稿,尚需一些討論及磨合,才會有最終方案,但市場對「帶量採購」的第一個反應往往較負面,何況這個徵求意見稿的內客也非正面,股價短期也升了不少,當中包括長線及短線資金,短線資金遇不明朗兼尚賺錢時,沽貨套利會是較多的做法,短期股價有壓力無可避免。

這個徵求意見稿包括冠脈介入藥物支架、冠脈介入球囊、骨科髖關節醫用耗材的採購方案,對微創醫療(853)、愛康醫療(1789)及春立醫療(1858)有直接影響,當然短線資金對公司業務基本不大上心,最簡單是將所有醫療器械股也沽出避險,啟明醫療(2500)及沛嘉醫療(9996)也受影響,雖然理性思考若對一個在國內剛起步的經導管心臟瓣膜置換(TAVR),「帶量採購」會扼殺行業發展,誰會去做持續不斷的研發?

徵求意見稿中的採購週期為2年,年採購量為浙江省內公立醫療機構2019年全年交易量的80%。約定採購量以外的剩餘20%用量,醫療機構仍可採購集中帶量採購未中標產品(無論是否參加集中帶量採購),而交易價格不得高於中標產品最高價的150%

另外,徵求意見稿中的帶量採購評審分為專家評審和商務標評審,商務標評審即是看價格,表面先看質素後併價格,但在專家評審階段,每組投標產品按照得分從高到低排名,投標產品不超過4個的,所有產品進入商務標評審;投標產品超過4個的,該組得分最低的產品淘汰,剩餘產品進入商務標評審,即是有10個入標,若全達專家評審要求,會有9個產品併價格。該省年採購量的50%分配給首選產品,若中選產品僅有一家企業時,年採購量的70%分配給首選產品。

還有,浙江省在談判規則上提出,產品參考價要根據該類產品全國歷史最低採購價格,並經專家論證後確定。有行業人士分析:「浙江方案對中標企業的中標量和價都做了明確規定,與先前的江蘇、安徽、福建方案僅明確採購總量的方式不同,可能會帶來企業在降價上新的博弈」。

有評論認為供應商或以舊型產品在集採併價,新型產品主打集採外的20%份額。留意仿製藥集採已通過一致性評價,藥效基本一樣,中不到標便做不到生意。而醫療器械產品有差異化,若果併價的產品非效用最好,有能力負擔及不需醫保的人便付多些錢用更好更新型的產品,甚至需要醫保或會跨省做手術以避開集採帶來可能出現中標產品較低質的負面後果,而這個亦是這個徵求意見稿有機會改善的地方,包括專家評審有很高的要求等,不然劣幣驅逐良幣,打擊國產創新研發,拖慢國產替代進口進程,最重要的是避免對病人健康有負面影響。

說到併價格,集採方案怎樣也是要併的,樂觀看降價幅度未必如市場即時想法般高。首先需理清併的是醫院採購價,並非出廠價,若果供應商的醫院渠道未能配合,便不能摒棄經銷商,影響出廠價,另外中標量提升會考驗產能和成本控制,因此不同產品偽龍頭企業會有優勢。另外,現時國產比率不高的產品如關節,國家應傾向促進發展,專家評審的要求或較高。而國產比率已高的產品如心血管支架,國產的樂普、微創及藍帆吉威,合計市佔已約70%,亦不排除有後之秀攪局,影響相對較大,這或解釋樂普醫療(300003.SZ)及微創醫療週五股價較同業弱的原因。雖然心血管介入業務是微創醫療的較成熟現金牛,但其業務分散,其他業務不少前景理想並處爆發期,可平衡風險,而股價短期受影響似難免。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微創醫療(853)、愛康醫療(1789)、春立醫療(1858)、啟明醫療(2500)及沛嘉醫療(9996)

Tuesday, May 19, 2020

投資者,是時候作出改變了! (投資必讀)

雖然投資往往牽涉到自己很多計劃,如退休、置業、結婚等,但很多人卻對自己的投資不大著緊,除了如今年3月般在投資價值忽然大幅下跌時,才會醒覺是否需要作出改變。可是,當此其時,又會因為投資項目已貶值不少,會傾向以不變應萬變,但只是等待命運安排,自己完全無法掌握,那種感覺其實不大好受! 
投資升值也要審視風險
若果投資價值在持續上揚,當然可喜可賀,但也需審視自己是否忽略了某些風險,今年3月時的債券及債券基金價格急跌,便令已槓桿買入,計劃每年安心收息的投資者恍然大悟,原來一次下跌便會抵銷先前數年收取的股息。而老牌英資銀行突然公布今年不派息,更對買入高息股想做食息一族的投資猶如投下一個震撼彈般,打亂了陣腳,不知所措。
可是在更多的情況下,買入投資產品後,回報是有的,但卻跑輸大市,有些更跑輸通脹,達不到預期目標,而遇大市下跌也會跟著下跌,未見明顯防守力,但又未至跌到恐慌的地步,可謂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結果心態又是以不變應萬變。 
可是,無論是否投資,對重要的事情,其實要主動一點去管理,以不變應萬變絕對不是好的解決方案 
為什麼投資賺錢越來越難
今年,「中原博立」的股票組合管理服務逆市下增加了很多客戶,得到他們的信任。我們在開戶時樂於和客戶交流,務求他們清楚這個服務是適合他們的。總括而言,越來越多投資者認為從股票賺錢越來越難,以往最易賺錢的中小型股票似逐步被市場遺棄,偶爾買入了好股票,但因不清楚其真正潛力,而未有足夠信念,所以很快便沽出,錯過後來巨大的升幅。
事實上,以香港股市為例,隨著來自中國的資金影響力越來越大,市場取態正在轉變中。2015年上半年,港股經歷「大時代」,如以往大牛市般雞犬皆升;2017年,恒生指數升38%,但雞犬皆升不再,升勢只集中在大中型股票;2019年,恒生指數升11%,升勢卻集中在某些行業的股票上;2020年首四個月,經歷新冠肺炎的兩度衝撃,恒生指數仍下跌13%,去年股價表現理想的行業卻風光不再,資金目光更遠,聚焦在預期未來數年有高增長賽道的領先企業上,這些股票股價逆市創新高,但整個港股中,股價上升股票的數目卻越來越少,引證資金越來越揀擇,若果不投入足夠時間去做研究以發掘這些股票,投資組合便只好陪大市下跌。 
另外,近年股市大上大落,投資者所受的心理壓力不小,更容易影響心情而做錯決定;雖然想多做分析而發掘好公司去投資,奈何因工作或家庭關係而未能撥出足夠時間。 還有,有投資者行將退休或已退休,卻眼見銀行定期越來越低息,最近更發現高息股及債券價格可以很波動,收息股票也可以突然不派息,因此有需要分散投資在股票上,但自己卻沒有相關經驗,並非自己能力範圍的事,最理想方法是將資金交給信得過的人代勞。他們明白跨前一步作出改變並非易事,所以部份也會選擇按部就班,先試部份資金,達到效果後才再加大力度。
以上所說,不知你可有同感? 
投資者要對自己的投資著緊,對自己的投資負責,有需要的話,是時候作出改變了!
事不宜遲,如欲了解中原「博立」全權委託投資組合管理服務,請按此,或Whatsapp (852) 5488-2616,也可以電郵至michaelkan@centasec.com或larryhung@centasec.com。

19 May 2020 - 關節股帶起的醫療器械板塊(信報「財智博立」專欄)

昨天上市的沛嘉醫療(9996)招股,超額認購近1,200倍,大幅超越市場最初的預期,令投資者更加關注MedTech這個板塊。什麼是MedTech?故名思義即是「醫療科技」,即是有關所有可以救助及改善人類生命的產品、服務及解決方案,可說非常廣泛。於投資市場講起MedTech,暫時較易聯想到「醫療器械」,事實上不少這個範疇的公司英文名字也用上MedTech,包括和沛嘉醫療同是研發及製造經導管微創主動脈瓣置換手術(TAVR)的啟明醫療(2500)及行將上市的微創心通,微創醫療(853)另一在中國上市的微創心脈(688016)也是其中之一。

我們管理的組合現時主力投資三大高增長賽道,包括新經濟、大消費(涵蓋物管)及大醫療,後者焦點在CRO(合約研發機構)、創新藥及醫療器械,去年9月於專欄為大家介紹一個「冷門但高增長的醫藥股板塊」,當中詳細分析了兩間醫療器械公司,愛康醫療(1789)及春立醫療(1858)的股價自那天起至昨天,8個月股價分別上升超過200%,同期恒生指數卻下跌了10%,可見醫療器械正受市場資金清睞。

為什麼中國醫療器械板塊會是一個增長賽道?首先,人口老化是全球問題,中國也沒分別,而老年人病大多是心血管病、腦血管病、關節病痛等,而前兩者近年靠微創介入,減低手術後病人的死亡率。另一方面,國產產品水準持續提升,達標兼和外國產品有競爭性,但價格較低下,性價比因而較高,而中國醫保傾向性支持國產產品,如保障手術費用百份比較高,甚至有些只受理國產產品,也令國產產品的銷售增幅明顯較高。

有些如白紙一張的行業,未來增長空間更受憧憬,如以前心臟血管閉塞需從事心臟搭橋手術,後來經皮冠狀動脈介入治療(PCI),即俗稱「通波仔」的球囊血管成形術,再加植入冠狀動脈支架的方法逐步成為替代,在中國由2000年至2018年間手術數目的平均每年增幅達27%。同理,TAVR手術數目仍很少,但需開胸的外科主動脈瓣置換手術(SAVR)手術風險高,手術後死亡率也高,因此預期作為替代的TAVR逐步成熟後,未來增長也將很高。

愛康醫療及春立醫療主力從事關節置換,較為專門,微創醫療(853)及威高股份(1066)在香港上市歷史較長,則算是醫療器械的綜合企業,以微創醫療為例,其業務包括心血管介入產品、骨科醫療器械、心律管理、大動脈及 外周血管介入、神經介入、外科醫療器械、心臟瓣膜、手術機械人等,集團去年收入按年升19%,毛利按年升20%,純利按年大升94%,不過若撇除期間出售附屬公司的收益,除稅前利潤按年大跌99.7%至只有103,000美元。業績如此差勁,其一主因是研發成本按年升45%,研發成本佔收入由2018年的16%升至2019年的19%,可見集團為了未來發展及競爭優勢,犧牲了短期盈利,卻成為此公司股票的賣點,今年股價升幅超過100%,這可引證先前文章提及的市場資金新思維,是看一間企業的長遠發展,若現時研發投入不夠,反恐長遠失去競爭性。好像威高股份今年股價升幅只有30%,估值亦遠低於微創醫療,其2019年研發成本佔收入只有4%,相信是相對被市場輕視的原因。

簡志健,持證監會持牌人士,博立聯合創辦人/中原資產管理投資總監
執筆之時,筆者及其客戶持有853178918582500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