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聯絡: redmonkeykan@gmail.com
保持聯繫: facebook.com/redmonkeyhk

Wednesday, June 13, 2018

13 Jun 2018 - [博立文章] 逆向投資的關鍵

(文章來源:博立 beyondredblog.wordpress.com)

(By Larry Hung) 

逆向投資是價值投資者其中一個致勝關鍵,這除了考驗一名投資者的獨立分析能力外,也考驗他的膽量 – 與市場大衆對抗的堅定。這種逆向思維並不能通過書本上學習,一定是你在市場久了,纍積足夠經驗後才能夠培養起來。 

股神巴菲特反覆强調,作爲一名價值投資者,應該能夠做到別人恐懼時我貪婪,別人貪婪時我恐懼。要做到後者不難,畢竟如果自身有一定的風險意識或者心存一點知足,也能夠在市場瘋癲時保持全身而去。但要做到前者,卻絕不容易;從多年的投資經驗所得,接刀很難,什麽水平接刀斷定了你的安全性,而且有些刀是碰不得,一碰便死。 


究竟哪些急跌的股票值得買入,相信這是普羅大衆面對的投資難題。我認爲主要可以逆向投資主要可分爲以下幾類: 

第一,估值已經夠低了,足以反映了、甚至過度反映了壞消息。估值過高的股票,一般要被殺一大段才有機會見底,譬如年初的AAC瑞聲科技(2018),當大家預期公司盈利放慢,賣方分析師會逐步調低盈利預測,由於股價 = PE x EPS,當EPS盈利放慢,而同時間PE也被調低的話,這樣股價的下調幅度會非常厲害(戴維斯雙殺),反之亦然。$110元附近的AAC,我初步認爲股價再大幅下挫的空間不大了,畢竟這家公司的執行力仍十分強勁,Q1業績的疲弱已經成爲事實,而賣方分析師根據一季度的業績便判斷未來兩年的盈利均會大幅放緩,這樣反而讓我反思是否慢慢建倉的機會。 

第二,現時的困境究竟是短暫問題,還是長期的?是否能夠妥善解決等?譬如,剛剛被沽空機構攻擊的Samsonite,我大概認爲過去的收購或許存在水份,但是股價已經下調反映了不利因素,而管理層的誠信問題則隨著CEO辭職而被解決,這樣的短暫影響將會較容易恢復。但是,另外一個例子,網購的盛行會對零售業帶來衝擊,這種衝擊卻不是短暫,一些沒有辦法應變(譬如建立O2O)的公司只能長期下跌,例如美國的百貨業等。 

第三,看看股價暴跌會不會反而帶來更大的問題,類似Soros指出的反身性,譬如一家公司出現壞消息,導致債券大幅下跌而造成違約,這樣便有機會反過來影響公司的營運。 

第四,事件是某一公司獨有還是行業的問題。如果是獨有的話,那樣或許更應該買同業而不是受影響的公司;如果是整個行業的問題,那就應該選擇投資一些影響較少的公司,或者競爭力或品牌效應較高的公司,期望事件過後反而有助行業整合。 

總的來説,不是所有公司都可以做逆向投資,也不是每個行業也可以做;譬如一些原材料的公司,最好還是跟價格趨勢投資/機,逆向投資的難度非常高。譬如這段時間的洛陽鉬業股價疲弱,有投資者在想是否應該逆向投資,但他卻不知道電動車生產商如Tesla一直在改良技術,希望將Cobalt的占比越降越低,甚至變零,這樣的改變有機會對洛陽鉬業是Structural的。 

(利益申報:筆者為持牌人士,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或客戶,持有瑞聲科技(2018)) 

(以上純屬個人研究心得分享,並不代表本網站、筆者或其僱主之意見、立場、推薦、陳述、誘使、支持或安排,亦非任何投資建議或勸誘。讀者務請運用個人獨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No comments: